您现在的位置:美术大观网>> >> 资讯>> 聚焦>> 聚焦1>>正文内容

流水落花春去也——从宋词中的男欢女爱说起

文/刘银叶

上次说了唐代的性开放,今天来聊聊宋词中的男欢女爱。

在宋代花间派的词人中,李煜是个很有代表性的人物。他前期的作品多描写宫廷里的享乐生活;后期作品则多抒写对逝去欢乐的怀念与感伤。例如,他的《玉楼春》词描写了他在位时宫中的歌舞宴乐之盛:

晚妆初了明肌雪,春殿嫔娥鱼贯列。

凤箫吹断水云闲,重按《霓裳》歌遍彻。

临风谁更飘香屑,醉拍阑干情未切。

归时休放烛花红,待踏马蹄清夜月。

他的《菩萨蛮》词则描写了一男一女的偷情: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刬袜步香阶,手提金镂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君恣意怜。

(朦胧的月色下花儿是那么娇艳,在这迷人的夜晚我要与你秘密相见。我光着袜子一步步迈上香阶,手里还轻轻地提着那双金缕鞋。在画堂的南畔我终于见到了你呀!依偎在你的怀里,我内心仍不停的发颤。你可知道我出来见你一次多难)

李煜的皇后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名蔷,小字娥皇,小周后名薇,都是大司徒周宗的女儿。两姐妹都是钱塘美女。周宗是南唐的重臣,娥皇经常随父亲出入宫廷,她容貌美丽,精音律、善歌舞、通书史,采戏弈棋,无不绝妙,是五代时期的一位才女。中主李璟很喜爱她,就做主让她嫁给了李煜。娥皇在十九岁与李煜成婚。李煜即位后,立为皇后。 娥皇音乐才华出众,尤其擅长弹琵琶。单是因为她修复了著名的《霓裳羽衣曲》一事,便实在是可以称得上是大音乐家。如孙光宪的《菩萨蛮》:“薄寒笼醉态,依旧铅华在。握手送人归,半拖金缕衣”,这样一类的淫巧侈丽之词是很多的。其它像牛峤的《菩萨蛮》、张泌的《浣溪沙》等,更是露骨地去描写追逐女人或幽会调情时的声态,词的格调愈见卑下。

李煜的词与唐和五代的一些艳词不同之处是比较自然与清新,而描写男女之情时感情也十分缠绵,就以上面这首词来说,正如王士禛在《花草蒙拾》中所评的“狎昵已极”。据马令《南唐书·女宪传·继室周后》载,此词似为小周后而作。小周后在她姐姐大周后抱病时,已入宫与李煜私通。其实,文艺作品所描写的不一定是作者的某种具体经历,但李煜具有这种体验则是完全可能的。对于有些君主来说,三宫六院玩腻了,微行出宫嫖妓也是一种快乐;明目张胆地玩女人玩腻了,偷情也是一种快乐。

当然,醉生梦死的日子不可能很长久,他终于兵败国破被俘了。他的《破阵子》词描写了当时的心情: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南唐开国已有四十年历史,幅员辽阔。宫殿高大雄伟,可与天际相接,宫苑内珍贵的草木茂盛,就像罩在烟雾里的女萝。在这种奢侈的生活里,我哪里知道有战争这回事呢?自从做了俘虏,我因为在忧虑伤痛的折磨中过日子而腰肢减瘦、鬓发斑白。最使我记得的是慌张地辞别宗庙的时候,宫廷里的音乐机关/教坊的乐工们还奏起别离的歌曲,这种生离死别的情形,令我悲伤欲绝,只能面对宫女们垂泪而已。)词人其伤心与失望已是无言以对了。

词是词人情感的寄托之所。李煜的词更是寄托了一个亡国之君的深情伤怀与悲苦之思。正因为如此,所以给他招来了杀身之祸: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李煜,浪淘沙令)。

(门帘外传来雨声潺潺,浓郁的春意又要凋残罗织的锦被受不住五更时的冷寒。只有迷梦中忘掉自身是羁旅之客,才能享受片时的欢娱。独自一人在太阳下山时在高楼上倚靠栏杆遥望远方,因为想到旧时拥有的无限江山,离别它是容易的,再要见到它就很艰难。像流失的江水凋落的红花跟春天一起回去也,一是天上一是人间。)

周邦彦也是宋代的大词人。他对名妓李师师的爱其实是一种艺术与灵魂的碰撞。周邦彦自结识了李师师之后,便经常来找她,他作词谱曲,让李师师唱出来,两个人便就是天作之合。但是后来李师师的名声传到了宋徽宗的耳中,宋徽宗看见竟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便就想着据为己有。从此李师师便不敢随意见周邦彦,这可苦了周邦彦。为解相思之情,周邦彦便经常偷偷去见李师师。有一次刚好宋徽宗也来了,他只好躲起来,目睹了自己心爱之人在别人怀中的情景,心中事悲伤不已。于是便写了《少年游》: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行人。

(并州产的剪刀非常锋利,吴地产的盐粒洁白如雪,女子的纤纤细手剥开新产的熟橙。锦制的帷帐中刚刚变暖,兽形的香炉中烟气不断,二人相对着把笙调弄。女子低声地探问情人:今夜您到哪里去住宿?时候已经不早了,城上已报三更。外面寒风凛冽,路上寒霜浓重马易打滑,不如不要走了,街上已经少有人行走!)

周邦彦借此来抒发自己内心的伤感和无奈。谁知李师师有次在徽宗面前唱出了这首歌,两个人私下交往的事情被宋徽宗发现,徽宗大怒,便下令将周邦彦逐出城。

李师师送走周邦彦之后,被宋徽宗看见了她梨花带雨的表情,又听到了周邦彦的临别李师师作的词,感叹周邦彦的有才,便又召回了他,还给他升职了。

如果不是李师师让他的灵感和才情得到极致的发挥,他或许不能写出如此动人心弦的诗词。如果没有李师师他也不会受到徽宗的惩罚。所以说,成也师师败也师师。但毕竟象宋徽宗这么开明而爱才的君主在古代少之又少,如果争风吃醋,周邦彦不人头落地才怪。

在宋词里,许多名篇佳作都是与妓女有关的,其中柳永的词,更是与当时的歌妓有着千丝万缕的纠葛。

柳永,字三变,他是宋代最为风流的词客,他和谢玉英的爱情是结在苦瓜藤上的。当一次柳永写的一首词惹怒了宋仁宗时,便将柳永和谢玉英棒打鸳鸯。当柳永和谢玉英在江岸深情临别时,便写下了千古传颂的《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秋蝉的叫声凄凉而急促,傍晚时分,面对着长亭,骤雨刚停。在京都郊外设帐饯行,却没有畅饮的心绪,正在依依不舍的时候,船上的人已催着出发。握着对方的手含着泪对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想到这一去路途遥远,千里烟波渺茫,傍晚的云雾笼罩着蓝天,深厚广阔,不知尽头 。自古以来,多情的人总是为离别而伤感,更何况是在这冷清、凄凉的秋天!谁知我今夜酒醒时身在何处?怕是只有杨柳岸边,面对凄厉的晨风和黎明的残月了。这一去长年相别,我料想即使遇到好天气、好风景,也如同虚设。即使有满腹的情意,又再同谁去诉说呢?)。

这首词,千百年来,一直激动着许多经历生离死别的情人的心。与谢玉英相别后不几年,柳永就抑郁成疾。后来,谢玉英被柳永好友贿通教坊,让她到杭州见柳永最后一面。谢玉英抵杭之时,柳永已命归黄泉。临死之时,柳永穷困潦倒,只有一床薄被遮身。谢玉英见此惨状,抚尸痛哭。她约同几位姐妹,聚钱将这位歌伎的知己隆重安葬,还为柳永立了一方特殊的墓碑,碑文上写着:“奉旨填词柳三变之墓”。“三变”,是当时词界因为柳永的词意花样翻新而对他的美称。“奉旨填词”则是讽刺皇帝不识才子而贬他专去填词的怨语。据说,碑立好后,谢玉英碰碑身死,为柳永殉情。柳永和谢玉英的悲欢离合故事,为许多小说找曲作为题材,广传于世!

宋代的名妓素质高得惊人,是今之二奶三奶无法相比的,如:

徐艳华,先被韦庄纳为妾室,后被王建强迫入宫为妃,王建死,又成孟昶的崇妃。后蜀亡国。她又以“花蕊夫人”之名,被宋太祖留在后宫,被赵广义在行猎时用冷箭射杀。

甄金莲,十四岁时与范仲淹相识。此后,金莲在青楼报死相守处女之身,在他人帮助下,终于与范仲淹结为夫妇。

刘德妃,唐真宗将其封为美人,又册为德妃,工于心计,移花接木成为皇后,朝政几乎一手把持,但号令严明,被公认为“贤德皇后。

琴操,钟情秦少游,为之献身。但秦观调任京都后,因王安石变法,被贬郴州,与琴操断隔三年,无力为其赎身,但琴操仍对他一忘情深,后被苏轼点拨,出家为尼。秦观有许多艳词为其而添。《踏莎行》: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著。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空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宇文柔娘。鲜卑族,拜陈太医学得医道,后遇王巩,随其岭南赴任,岭南多顽疾,以其一身医道救治岭南百姓,被誉为“神医”,颇受百姓爱戴。五年后才随王巩回京师,时人传为美谈。

朝云,十三成名,随苏轼入苏府,几年后被苏轼纳为妾室,与苏家同甘共苦,备受磨难,在惠州染病而逝,苏轼亲自为其写墓志铭及悼亡诗。

梁红玉,文武双全,才貌兼优,家遭不幸,落入娼门。宗泽视察边防,发现其人,乃同仁之女,颇受宗泽爱怜,让其与韩世忠比武,嫁与韩。梁随夫抗金,战功卓著,与岳飞等称为当时名将。岳飞被害后,她听取皇太后善言,与韩世忠告归林下,高寿80而终。

李慧娘,十七岁少女被年迈6旬的贾似道独霸,并因反抗而处死。后为人所救,扮为鬼魂寻贾复仇,终于使贾就范,后与裴禹成婚......

这些名妓,有的与当时的文人骚客结为莲理,有的被宋代词人写成词曲广为流传,演释出许多爱情的悲欢离合。

然而,宋词里的男欢女爱都是有词情诗意的,比如说梁红玉,更是一个文武双全的巾帼英雄。

但无论是李煜也好,柳永也好,周邦彦也罢。(虽然一个当个九五至尊皇上,另二个是宋代有名的大词人,)比起当代的李森林来,却少了一分“艺术创意”,人家能把三百多位情人云雨之后的屄毛做成大抓笔,你们古人能行吗?!

还有些贪官污吏,简直是披着人皮的禽兽,今人在玩女人方面虽比古人有创意,却并没有什么男欢女爱和高雅的情调,且玩后的结局却是一样的。其名声甚至远不如古人!没有人同情,只有人人声讨的昭著臭名。无论是赖小民还是李森林,他们的人生也将是“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作者简介:

刘银叶,不自由文学写稿人,丹青手,辞赋写手,职业艺术评论人。


展厅
  • 还没有任何内容!
  • 收藏
    读懂常玉,便读懂了人间向往高洁的灵魂|揭秘2亿最贵大腿
    读懂常玉,便…
    常玉非常遇,与其说常玉卖的是不可再世之才华,不如说常玉卖的是遗世的独立与寂寞。 …
    当收藏“遇鉴”互联网
    当收藏“遇鉴…
    遇鉴是什么?如果我说是一个鉴宝拍卖的互联平台,也许不够具象。但我能告诉你的是,…
     
    友情链接
  • 中国艺术收藏网
  • VEER 创意
  • 中国美术家网
  • 人民艺术网
  • 环球文化网
  • 艺起来
  • 艺美网
  • 诺亚艺术中心
  • 大河艺术网
  • 人民书画网
  •  
    北京总部:010—59739077  13021037569  QQ:2230652394  邮箱:zgmsdg@163.com/2230652394@qq.com
    河北工作站:  15833765305       天津工作站:13821341235
    河南工作站:18530097217     山西工作站:13152890790     安徽工作站:13655518081  
      版权所有:隆瑞商贸文化传播公司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30031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