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美术大观网>> >> 资讯>> 展赛>> 展赛2>>正文内容

夏可君谈张啸天绘画:九层时间尘埃的余留

夏可君

9月28日下午,玖层美术馆《一·尘 | 张啸天抽象作品展》进行了画家作品研讨,著名艺术评论家夏可君、著名策展人陈晓峰、画家张啸天、画家王非与玖层美术馆馆长杨洋一起座谈。

此次展览展出张啸天2017年以后创作的代表作品。座谈中,张啸天介绍了自己的艺术历程,从在南方家乡的“物欲”生活到北京的“苦行僧”生活,从迷茫孤独到学习摸索,从材料技法的实验到创作心态的变化,最终达至最大程度地让作品自己说话和表达自己的内心。他表示,“做艺术还是要虔诚一点,有敬畏心,做一个有情怀的艺术家。”

左起:夏可君、张啸天、杨洋、陈晓峰

玖层美术馆馆长杨洋认为张啸天化精神于作品中,用长时间反复的涂刷打磨冲洗,让作品透露千百年的历史印迹,因此作品耐看、经看。夏可君指出玖层美术馆的展览空间“有一个内在深度的空间跟厚重的老家具一起呈现的时候,把(作品)内在的包浆感和历史深度做出来了”,杨洋表示,让展览作品从展厅的墙上延伸到生活空间,让观众在欣赏艺术品的同时获得一种艺术化生活的体验,是对观众观画感受的丰富,也是对作品的进一步诠释。

研讨会现场

夏可君认为,张啸天的创作“从一层层水的冲洗到一层层的打磨,时间的尘埃与厚度就是这样留下来的。”并总结出了张啸天绘画中现象学的九个层次。

以下内容由夏可君的发言整理:

夏可君谈张啸天绘画:九层时间尘埃的余留

张啸天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像一个修行的隐居者,一个很孤独的隐士,隐居在宋庄,每天在工作,投入地从事他繁重的工作。我看他在工作的方式,感到他是一个有自己的绘画方法论的艺术家,或者有自己的工作方式和有自己的哲学的艺术家。而做抽象艺术,没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和哲学是做不到深处的。

他的作品就是在抽象里进行自我瓦解进行撞墙,他好似一个"撞墙"的艺术家,或是在挖掘大地,好像大地被他挖掘开来,好像一堵混凝土的"墙"被塑造被剥落。

接近作品时,又感觉他好像是一个做“漆”的人,他的画有一种很考究的古代做大漆的匠人们的工作虔诚的态度,一层一层去刷漆,使之承受时间的冲刷,留下包浆的痕迹。我觉得他在抽象里面,因为持久的工作,带来的包浆感非常的迷人。

以抽象绘画来讨论,有三个方向的展开,第一,抽象绘画是平面上做平面,保持基本的形式构成,最后很容易做的过于简单,把平面做的很好看,做成一个装饰作品。第二,为了避免只是平面上的工作,它向深度深入,中国的抽象绘画可能延伸到时间的深处,西方抽象基本是空间的深度,框中框,框上有一个框。第三,是从平面空间向外走,走向立体,走向一种空间的场域艺术。啸天显然不只是平面上的工作,无疑是向深处走,向深处走的抽象难度很大,因为要投入,要花费大量的时间,要安静、沉寂、沉默、孤独。啸天给我的印象是他太孤独了,以至于孤独到最后他制造噪音。这是一种来自于生命本身的噪音,来自于抽象深处的孤独感,可能是中国当代艺术家很难承受的,因为抽象不是现代艺术家的语言,当他一个人从事抽象艺术的时候——比如西方很多做抽象艺术的艺术家都自杀了,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过强的精神性折磨,在那么简单的平面上做出那么厚的时间感,要挖掘出一个虚无的深度,要把孤独的灵魂装进去,这对于艺术家是一个挑战。如果有人跟他聊一聊,很欣赏他,他有很多知音,也许他能顺利度过,不然的话他要么走的彻底点,要么自杀,要么制造点噪音,让自己听得到,最后对画面进行破坏。

观展

就刚才所说的三个方向而言,啸天是走向一种内在的深度,这个内在的深度是一种孤独的深度,是一种工作强度的深度,因为要做很多遍,它是时间的一个深度,包浆的深度,这个是比较少见的。中国有极多主义,就是在平面上做很多遍,我觉得那都是表面上的重复性,没有深度上的层次。而啸天他做了无数遍之后,所留下来的各种残碎、残破的斑驳痕迹——为什么说他是撞墙的艺术?墙本身有厚度,他要把这个墙全部剥离开来,形成斑驳陆离的残痕,他能把这个残痕做的非常漂亮和高级,这是他的特点。

从一层层水的冲洗到一层层的打磨,时间的尘埃与厚度就是这样留下来的。如同混凝土般一遍遍把时间浇铸进去,同时把一个亚麻布的表面做到充满厚度,像水泥土的方式,一种坚实的墙。绘画就是重造一种墙,使它坚固,使它有时间纪念碑,一种文字的石碑的感觉。啸天的作品就有一种时间的纪念碑,时间的证人,时间的痕迹!他通过复杂、持久的工作,像浇铸混凝土的方式,使绘画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坚实性与厚度感,同时又把时间斑驳陆离的残痕微妙地做出来。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仔细观看,啸天的画里有几个现象学的层次:

第一层是用持久的工作制作一种混凝土坚固墙的方式,持久的工作制作一个平面,重铸墙式的平面厚度。

第二层是在持久的工作里面,凝聚时间的尘埃。第二层的时间性是在平面上制作一个斑驳陆离的残痕,这个斑驳陆离的残痕是另外一个时间性。第一种是坚固的时间性;第二个是反向打破坚固而留下残损的时间性;第三个是在斑驳陆离的平面上,有一个内在的痕迹运力感,这个运力感是一种痕迹的对称,痕迹上不是随意的,很多时候痕迹里有一种音乐性,有一种内在的回响的声音。

第三个层面,当有时候做的极致做的高级时,里面呈现出一种很美好的回声,非常美的一种轻盈闪光在画面上回想。比如我最喜欢的那张绿色作品,我觉得里面像一个花絮,是凝固在空中的花絮在飘着,把这种厚重跟轻盈处理的如此优美,达到这个层面,我觉得他的抽象绘画已经达到完美极致的地步。

第四个层面,在孤独中走出来,在平面上书写一些好似文字的碑痕,在画面上做破坏,想从平面上出来,出来的时候制造了一些涂写的痕迹,这些涂写的痕迹是要打破过于安静的平面,铭记时间。

第五个层面,这些书写性痕迹形成像文字一样,像中国的草书痕迹,这个痕迹有它的价值,在有的时候是适当的,它像一幅挂起来的匾一样,有种老旧的感觉。在前面像做漆一样,把做漆繁重的制作方式带到绘画中来,它不是漆,它具有漆的厚度和漆的斑驳陆离感,我觉得这是时间的厚度,或者石碑的时间风化残痕。把墙的厚度转化为碑的厚度。

中国绘画跟西方的不同就在于这种包浆感,这种所谓时间的残痕带来的包浆感,最后在包浆和残损、破碎感里面,时间的长河里,做得很高雅、很高贵,我觉得那就很了不起。

在玖层美术馆里,当杨馆长把啸天的抽象画跟很厚重的老家具放在一起的时候,让我想到跟大漆的关系跟厚重感的关系,平面内在的厚度用老家具的空间放置,使抽象画获得了另外一种感受,就是把西方的抽象跟中国历史的文物感更好的诠释出来。如果跟一些大漆放在一起,更能够突出啸天画的厚重感和内在的深度,以及时间的厚度。

张啸天在自己的作品前

一方面,从物的抽象又不走向西方的几何方块,怎么走呢?就走向时间性的形式,把时间的深度和时间的意义做成抽象,只有赋予它包浆的感觉,这就不停地做,最后做出一个包浆来,这是中国人的抽象观,中国人的抽象观是时间的抽象,西方的抽象基本是空间的抽象,三角形、四角形、几何形,做边框与边缘的形状。虽然啸天也有边框的思考,像中国的匾的形式,不是西方纯几何框的感觉,这个跟西方的几何抽象和西方的形式抽象、空间抽象不同,我们基本是一个有时间意义的情感,这样一种时间消逝的,留下消逝时间的那种抽象形式。啸天的工作方法不停反复的从水冲、打磨都是一种时间痕迹的沉淀,最后呈现薄弱的壁画式的效果,也是为了体现它精神的深度,以及历史的深度,跟宋画、宗教的壁画感一样。

另一方面,就走向深度而言,西方现在基本上不走向深度,因为罗斯科走的太深了,基本不可能再超过罗斯科那个精神深度了,罗斯科精神深度是靠命拼来的,只有经过战争的那一代人能做到。中国人有创伤,西方那一代人没有太多创伤,没有精神创伤不可能在抽象里面走出内在深度。我们这一代人还有沉重的历史灾难,所以我们可以在深度上挖掘,在技术上同时挖掘又是淹没,抽象是一种双重的内在深度的挖掘,我既要往深处挖也要掩埋它,这就是讲的墙壁的厚度感。我既把它堆得厚,又把它剥离开来,这是中国现代人生活的矛盾与悖乱导致的,我们既想生活的轻松但是生活得又很沉重;我们既热爱这个国家,这个国家让我们又很繁重——这种感觉可以产生情感和内在生命的厚度,别的文化里面从难民里开展,但是西方难民构不成艺术的创造可能性。中国真正的抽象应该是时间的深度,包浆感,这个是跟西方的根本差别。

开幕留影一

开幕留影二

本次玖层美术馆的张啸天个展不是一层是九层,是一尘也是千尘,这九层的精神层面需要现象学的一层层描绘:

第一层,来自于他儿时南方的记忆,他自己家人做建筑工地,做岀一堵混凝土的墙。第一层空间是要做出一种有空间厚度,有工程难度的墙,这是他的第一个感受,大家一定要感受到这种厚度感。

第二层,他找到一套最独有的方法论,不停的用水来冲洗绘画平面,同时又打磨,这样就把时间的痕迹留在了绘画平面上。

第三层,他通过反复打磨,在上面制造斑驳陆离的痕迹,这些痕迹有意无意之间像挖掘的感觉,上面有一种残痕的感觉。

第四层,他把这些残痕赋予了内在关系,这种关系是一种音乐型的对称感和节奏感。

第五层,这种尘埋的收集方式,会在上面制造一个平面的平面,有时候在边缘上制造一个框,像匾一样的边框,画中画这是第五个,有些作品像中国的匾一样。

第六层,如同风化的石碑,当他把时间的厚度做反复处理的时候,做出一种碑的厚重感,碑的风化时间长痕,上面的文字有一种长痕,像文字风化以后的长痕。

第七层,当他把平面做的非常高级、非常含蓄的时候,上面出现一种很轻盈的像花瓣,很漂亮、很雅致,在绿色作品上出现的时候,它非常的漂亮和高级,这已经达到了中国抽象艺术时间内在深度的厚度,几乎又厚重又轻盈,达到一种极致。

第八层,他有时候从内在的孤独中走出来的时候,上面有一些草写的痕迹,这些草写痕迹既是对画面的叛离,同时又想到外面带的冲动。

第九层,在玖层美术馆有一个内在深度的空间跟一个厚重的老家具一起呈现的时候,把内在的包浆感和历史深度做出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千层了,是时间的收集和时间的艺术。

 

一·尘|张啸天抽象作品展

展览时间:09/29-11/29/2019

地址:北京/宋庄/艺术东区9号玖层美术馆


精英
张贺亮
张贺亮
艺术简历 张贺亮,号竹雨斋主人,1953年生于天津,职业画家。天津市美术家协会会员…
王军廷
王军廷
艺术简介 王军廷,…
隆重推出:刘俊京的书画艺术
隆重推出:刘…
刘俊京,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北京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
名家
邵佩英
邵佩英
艺术简介 邵佩英,男,1962年7月生,天津汉沽人。中国书法家协会篆书委员会委员、天津…
卢津艺
卢津艺
艺术简介 卢津艺,(津益)出生天津,就读于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中国艺术研究院何…
刘家栋
刘家栋
艺术简介 刘家栋1945年出生于天津,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民族画院专职画家、…
 
友情链接
  • 中国艺术收藏网
  • VEER 创意
  • 中国美术家网
  • 人民艺术网
  • 环球文化网
  • 艺起来
  • 艺美网
  • 诺亚艺术中心
  • 大河艺术网
  • 人民书画网
  •  
    北京总部:010—59739077  13021037569  QQ:2230652394  邮箱:zgmsdg@163.com/2230652394@qq.com
    河北工作站:  15833765305       天津工作站:13821341235
    河南工作站:18530097217     山西工作站:13152890790     安徽工作站:13655518081  
      版权所有:隆瑞商贸文化传播公司     网站备案号:冀ICP备13003114号